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双鹰的博客

见证生活 感悟生活 记录生活

 
 
 

日志

 
 

大同人常用歇后语(一)  

2010-06-13 14:00:40|  分类: 大同方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目前共收集大同人常用歇后语303条,还属不完整,若再收集到还将添加。

三个字的歇后语共15条:

狼吃鬼——没音。
打金枝——免了。
牛蹄子——两瓣子。
老母猪——一秤啦。
猪八戒——倒搭一耙。
窦司令——现剥利。
蚂蚱眼——干大不亮。

手电筒——关照别人,照不见自己。

猴屁股——坐不稳。
猴儿脸——说翻就翻。
属猴的——毛手毛脚的。
属驴的——就会踢达人。
属猫的——登高忘主。
属猪的——记吃不记打。
属狗的——就会咬人。

四个字的歇后语共53条:

草帽赶驴——连扇带拍(连煽带谝)
鸡毛敲钟——没音。
鸡子抖毛——奓开了。
炕檐打滚——硬往里翻呢。

鸡毛敲钟——没音。
鸡子抖毛——奓开了。
炕檐打滚——硬往里翻呢。
狼咬叫驴——撅蛋。
笼荩馏驴——真牲口.
说核桃的——就得凿达呢。
打籽茄子——老灰青。
口外的牛——认不得麻糁。
烧酒点灯——球兰花儿。
吃上大豆——变屁去吧。
临阵磨枪——不快也光。
逼兜杀人——好凶手。
剃头挑子——一头热。
狗喝泔水——沊沊沊。(谐音:淡淡淡)
蚊子放屁——小家瓦气。
懒驴上场——屎尿多。
狗戴帽子——装好人。
狗扑耗子——多揽杂。
狗逮尿脬——空喜欢。
石头喂猪——不吃香。
牛皮灯笼——里亮外不亮。
驴啃脖子——工博工。
驴粪蛋儿——外面光。
脚蹬棉花——自底虚。
临死求涨——尽出洋相。
猫儿放屁——对巧气。
铁路警察——各管一段。
鸡毛敲钟——没音。
羊群的狗——混吃干粮呢。
马氏奶奶——冲坏买卖。
没眼的狼——瞎嚎嗓。
戏子挨刀——没事了。
骆驼撒花——大没样儿。
草筛饮驴——心到了。
鞋底抹油——溜啦。
老虎日牛——大闹哩。
老哇打狗——拿嘴支登。
木匠斧子——一面砍 。 
笼布才地——拉花花的。
沙锅捣蒜——一锤子买卖。
蜜蜂没嘴——拿屁股伤人呢!
小孩鸡鸡——越扑剌越硬 。
月亮进家——越看你越来了。
馅饼抹油——浮捎。
裤裆放屁——两头受气。
裤档点灯——熏求呐。
瞎子害眼——瞎枯了。
瞎子点灯——白费蜡。
瞎子磨刀——快了。

五个字的歇后语共101条:

菜瓜擦督子——凉棒一根。
瞎子戴眼镜——多加层灰皮。
六月的扇子——要忙都忙。
骑驴翻帐本——咱走的瞧。
夜猫子入宅——无事不来。

冬至迎喜神——可忙乱了个早。
葵花没饼子——就剩个灰秆子了。
瞎子踢毛儿——没一个。
外甥哭妗子——想起一阵子。
猪鼻子插葱——装象(相)。
狗咬吕洞宾——不认好人心。
糖坊的棍子——忽绕呢。
大把儿萝卜——慢慢儿挪对。
大闺女坐轿——头一回。
大同热习软——就好揭短。
大同的买卖——拦腰打
朱买臣老婆——破败星。
剃头洗督子——相差一直背(一字辈)
黄米的点儿——高点儿。
球毛打绳子——不搿股。
走路嗑瓜子——手脚不适闲。
蝎子的巴巴——(毒)独一份。
当地立擀杖——四面没靠。
王八看绿豆——对眼了。
锅盖没梁子——个大谝子。
面瓮的耗子——白瞪眼。
烂衙门眼药——点灰皮。
城墙擦督子——撅了个高 。
庄户人洗澡——涮(算)求了。
拿糕擦督子——没完没了。
骆驼的鸡吧——靠后撤。
千年的门扇——老古板。
脓带泡打人——软担呐。
脱裤子放屁——多加一层手续。
裤档挂镰刀——刮逼。
茅室的石头——又臭又硬 。
六腊月生的——动手动脚的。

背锅子上山——钱短(前短)。
背操手尿尿——不理求他 。
三代没儿子——绝了。
三天不喝水——不尿求他。
一窝的狐子——不嫌臊。
挨求打鼾睡——假装洋巴哈儿。
夜壶镶金边——好嘴嘴儿。
扑落过料炭——行灰呢。
和尚的帽子——扁不沓。
笼菁子圪泡——真圪泡。
炉坑的圪泡——灰圪泡。
炉盘子眼儿——灰眼儿。
大腿的虱子——往求上跑吧。
猪八戒说媒——自倒亲。
茅室扔炸弹——激起人粪啦。
耗子拉秤砣——倒贴。
耗子舔猫逼——没屎找屎(死)。
城隍庙失火——鬼抽筋。
吹塌苫面纸——露出鬼象了。
栲栳山完粮——估够了。
杨六郎的箭——干摇不动。
太监的死啦——没求尸首。
屎巴牛搬家——臭一路。
海上的警察——拦船货。
屁股摸胰子——胡闹。
南园的茄子——黑紫了个黑紫。
秃子的头发——它也不长,我也不想。
张飞吃豆芽——小菜一碟。
张飞嗑瓜子——不够滞牙缝儿的。
二和尚念经——迷离马虎儿。
二娃子说书——噱儿多。
麻杆儿打狼——两头害怕。
当院立擀仗——四面没靠。
腊月卖镰把——知秋不知夏。
瓜地里挑瓜——越挑越眼花。
珍珠没眼儿——瞎宝贝。
戏子的胡子——假的。
西山雨来了——各顾各。
聋子的耳朵——配伴。
梦梦娶媳妇——尽想好事。
浇地抓瞎嗠——灌(惯)出来的。
初七说腊八——没远的日子。
口袋倒西瓜——一忽隆通。
杀猪捅屁股——一人一个作法。
糠窝窝上坟——尽个穷心。
羊群里的狗——混干粮吃。
洋鬼子看戏——傻眼了。
碌碡砸碾盘——石(实)打石(实)。
马尾提豆腐——提不起啦。
半崖上打窑——没院(怨)呢。
砂锅子捣蒜——一锤子的买卖。
沙锅炖羊头——眼也憋蓝了,牙还可硬呢  。
判官吃大豆——鬼嚼牙叉骨。
草帽子赶驴——夹煽带拍。
耗子拉木楔——大头儿在后头呢。
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哑巴吃扁食——心中有数。
吃铁屙斧子——真有贼肚子。
新媳妇放屁——零嘣啦。
千年的夜壶——啥求知。
脚板子划拳——来五去五。
粉房豆腐房——各管另一行。
南关的财神——富外不富里。
瞎嗠穿袍子——冒充土地爷。

  评论这张
 
阅读(235)|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