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双鹰的博客

见证生活 感悟生活 记录生活

 
 
 

日志

 
 

【原创小说连载】《跳楼事件前后》(十五)  

2010-02-28 17:07:03|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柴云铎被检察院的人带走了,问题却没有解决,在场工人的情绪一下失落了,但大家都不愿意走,有的坐在楼梯台阶上,有的干脆靠墙根儿坐着。来开会的大大小小的干部们趁机一个个往出溜,李桥山雷裕喜跟在他们后面。雷裕喜看了看东倒西卧人们,走到李玉昌的跟前在耳边说:“唱个歌吧!”
    李玉昌觉得这个对,提提人们的情绪。唱什么歌好呢?团结,像今天就该唱团结。于是他招呼大家说:“咱们唱个歌吧,我起个头。团结就是力量预备唱——!”
    这一起头儿大家唱起来了:“团结就是力量,团结就是力量,这力量是铁,这力量是钢,比铁还硬,比钢还强。向着法西斯蒂开火,让一切不民主的制度死亡!向着太阳,向着自由,向着新中国发出万丈光芒!”
    正在大家一遍又一遍的唱着“团结就是力量”歌的时候,有五辆小轿车停到楼下。从车上下来十几个人,一看就知道里面有大干部,可工人们也不理他们,继续唱歌,而且越长越亮。
    这件事惊动的人挺多,先是小钱给110打了电话,110照例叫当地派出所民警去看看。派出所的民警到现场一看人山人海,就报告局里说有一万多工人冲进了公司大楼。公安局的小干部报告了局长,局长一听一万多人,局里哪有那么多警力维持秩序呢,就请示市委是不是调一下武警。市委觉得这不是胡闹,就联系“国资委”。“国资委”告诉市委:“他们公司的靳世彦供出总经理许多经济问题,我们已经联系了你们当地检察院把他“双规”了。我们准备把遗留问题一并解决,我们派了一个工作组前去,现在正在路上。估计一个小时后就到了。”
    从车上下来的正是“国资委”派来的工作组。他们听到有这么多工人们情绪饱满歌声高亢,感觉出一些压力。“国资委”党组书记李迈是这个工作组的组长,他往空地上一站,清清嗓子高声喊道:“工人师傅们——!工人师傅们——!大家静一静——!大家静一静——!”
    歌声稀稀拉拉停下来,李迈大声讲:“我是“国资委”派的工作组组长,我叫李迈。我带来“国资委”交给的三个任务。一,处理好跳楼事件。二,配合检察院调查前任领导的腐败问题。三,改组公司现有领导班子,挑选好公司的当家人。另外,“国资委”从别的公司给你们要来一批生产任务,以配合新领导班子的工作。”
    工人们一听有生产任务,就交头接耳的议论起来。公司已经有好几个车间处于停产或半停产状态,一听到有活干,那就意味着有钱挣,大家自然高兴。已经达到目的,李玉昌就和其他积极参与者招呼大家撤离。人群散去,工作组的成员进了办公大楼,把公司主要干部招回会议室。因为岳世贵跳楼的事实非常清楚,当天下班前就作出处理决定,第二天将处理决定分发到各个下属单位。
    决定认为:“岳世贵同志跳楼自杀是公司工资制度的不完善和领导工作不力所造成的,对岳世贵的死亡比照工伤条例的待遇执行。并给予死者家属三万元的抚恤,其子女学校毕业后如愿意到公司工作将予以安排。”
    工作组责成分厂代理厂长李桥山带着《处理决定》和先行给予三万元抚恤金进行安抚工作。李桥山告诉岳世贵老伴儿:“这三万元是先行的抚恤金,工伤待遇的部分,由新成立的领导班子执行。”岳世贵老伴儿和儿子也认可这个决定。
    工作组的人员和公司财务部的人员对过去的账目经过了一个星期的审核,发现了前任领导多处经济问题,也发现了李桥山在任分厂厂长期间,工作成效非常突出。
    调查工作基本完成,工作组拟定了一份建议性报告。报告中大至说:“由于该公司党委书记长期患病,经常不能在岗履行工作。建议由原则性强的雷裕喜同志担任。工作组在调查中,发现金属加工分厂厂长李桥山同志工作能力非常强,在担任分厂厂长期间,一个分厂的效益接近于整个公司其他单位的总和。因此,建议李桥山接替公司董事长兼任总经理的职务。调查中所发现前任的经济问题,已经分转到当地检察院。”
   没用多久,“国资委”传真过意见:“同意雷裕喜同志担任公司党委书记一职,并兼任纪检委书记。同意李桥山同志担任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职务。征求两位同志意见后,即可宣布。任命文件随即下达。”
    工作组召集公司党委委员以及公司各部门主要负责人开会。会上宣读了“国资委”的意见。工作组组长李迈问:“雷裕喜、李桥山两位同志有什么意见要求?”
    雷裕喜站起来回答的干脆响亮:“保证完成好党交给的任务!”
    李桥山迟迟没站起来。这个任命对他来说太突然了,根本没有思想准备。再则责任重大,上万人的大企业自己能挑得起来嘛?还有自己那个小工厂怎么办?公私能分得开嘛?
    “桥山呐,有顾虑?”工作组组长笑眯眯的问他。
    “责任重大,难负重托,希望......。”李桥山低着头站起来。
    “呵呵呵——。”李桥山没有说完,组长李迈就笑起来:“你要是答应的痛快了,我反倒担心了。好好考虑一下,明天给我答复。”
    李迈组长接着把这次调查中发现的问题列举出来。表扬的表扬,批评的批评。并指出目前国有大型企业的优势和困境。最后他讲:“我们公司是五十多年的老企业,曾经为国家做出过重大贡献。我们是共和国的长子呀!我们不能在市场经济的商战中败下阵来。我们要改变经营模式,改变生产模式,改变思想观念,变被动为主动,让我们这样的大型国有企业再树辉煌。”
    散会了,与会的人都很兴奋。尤其是雷裕喜,这个门神爷今天变成了灶神爷,他何尝不高兴呢?可他看李桥山默默地往楼上走,他跟在后面,李桥山一直上到了楼房的房顶。
    李桥山站在厂区和生活区的至高点,望着成片的厂房,成片的家属区,他对这里太熟悉了。父亲刚结婚就从东北来了这里,在这里是有名的钳工。他生于斯,长于斯。小学、中学都是在工厂子弟学校读完的。上大学时,他把父亲的厂徽和自己的校徽并列佩戴在胸前。他毕业后主动要求分派到这个厂子工作,他当过技术员、工程师、车间技术副主任、车间主任,分厂厂长,在这里整整工作了二十五年了。他爱这个厂子,别管他现在叫什么公司。可他没想到,作梦也没想到自己能当这里的一把手。
    下班儿时间到了,上万工人的人流挤满了大楼前的马路。望着人流的远去,过去那个遥不可及的,威风八面的职务落到自己身上,却感到的是沉重,而自己像是弱不禁风。老企业留下的疾患,臃员的安置,老设备的更换,新技术力量的培养,市场上的搏杀,自己手头动能动用的资金少的可怜。自己有没有能力,把这个病入膏肓的老企业带向一条健康发展的道路呢?过去他是想干一番事业,今天他深感底气不足。
    “桥山,干吧!”站在他身后较远处的雷裕喜走到他的身边:“桥山呐,以前我是这里的门神,以后我给你当钟馗,内鬼外鬼我都看着。你在前面大胆的干吧!咱们找多几个像岳世贵、辛峰这样的内当家,多培养像李玉昌那样的技术工人,咱们高级技术人才不少,不就是缺点儿到市场上挖活儿的人嘛?咱发现一个重用一个。总之,我相信没有闯不过的“火焰山”,没有趟不过的“通天河”。
    “我们不都成猴子了。”
    “猴子怎么了?猴子有“敢问路在何方”的精神,猴子赶到西天取经,猴子敢打妖怪,我们怎么能不像人家学习呢?”
    “你是让我当一回猴子?”
    “哈哈哈,哈哈哈......。”楼顶上两个人发出了爽朗的笑声。
    轻风吹动着他俩的衣衫,晚霞映照在他们的脸颊。他们肩并肩的站在一起,.......。

 

  评论这张
 
阅读(77)|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