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双鹰的博客

见证生活 感悟生活 记录生活

 
 
 

日志

 
 

【原创小说连载】《跳楼事件前后》(十一)  

2010-02-28 16:57:00|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玉昌从岳世贵家里出来,在一个僻静的拐角处,被三个人挡住去路。领头的光头想抓住他的领子,来个下马威。李玉昌上面胳膊一摆,下面腿一趟,光头重心不稳倒在地上。李玉昌褪到宽阔的地方说:“你们跟当过兵的人打听打听李玉昌,再来。”
    李玉昌在武警部队当了五年兵,也是部队里的比武尖子,因为在一次训练中,把腿摔骨折了,才复员回的家。这些人就是带上棍棒之类的武器,他对付仨俩不成问题。
    现在的“油皮”们也不是莽张飞,有利的他们干干,没利的他们也躲的远远的。拿上人家屁大几个钱,跟李玉昌这样的人玩儿命,觉着不划算,他们和李玉昌拱拱手,没作声走了。
    第二天,公司大楼门前保安们站的密密麻麻的,有许多工人知道,公司昨天对岳世贵的死没有给出交代,岳世贵的家人肯定还要来公司,他们还准备在后面助一把力。但是,上班时间到了,没见岳世贵的家属,也没见李玉昌这样的带头人,大家悻悻地进了厂房。
    在厂房里也没人干活,三个一群五个一伙,都在议论岳世贵跳楼这件事。
    有的说:“像这样工人就别得病了,得了病就没活头。”
    也有人说:“现在的领导黑,那些不上班儿的照样拿工资,他们惹不动。天天上班儿的人就不能得病,得了病就这下场。”
    还有人说:“劳动法规定八年以上工龄的人能开百分之百的工资,到了这帮领导手里,你开个毛。这事儿岳世贵家人不闹腾,咱们也得找找他们,谁能保证自己不得病。”
    厂房里人们议论纷纷开着“小会”,公司招待所的餐厅开着大会。柴云铎用电话把公司的各部门一把手,召集到公司招待所举行会议。他在会上把各个车间、分厂以及保卫部的领导一顿的数落:“......闹事儿的工人那个单位的都有,可我没见你们哪一个出来把工人劝回去的,尤其是保卫部的人,没有一个参加保护公司大楼的,人都哪里去啦?还有工会,工人有困难,你们没有及时的帮助解决,......工会的人员一定要在今天把生活困难补助送到岳世贵家里。我以董事长的名义首先撤销金属加工分厂靳世彦的厂长职务,暂时由李桥山代理。李桥山同志对分厂熟悉,同岳世贵的是人关系也不错,希望能在处理岳世贵自杀这件事上起一定作用。”
    柴云铎的讲话一结束,工会主席和保卫部长都举手要求发言。柴云铎让工会主席先发言,工会主席魏驰辉站起来说:“岳世贵本人和家属没有提出过生活困难补助的申请,他们分厂也没有和我们沟通过这事儿,再则我们对职工的生活了解不够。那么我们最迟今天下午就给他家把困难补助送过去。”
    工会主席魏驰辉刚坐下雷裕喜就站起来讲:“刚才老总说我们保卫部没参与保护公司大楼,这个我解释一下。保安公司的保安们都被调到保护楼啦,那么公司的四个大门我们保卫部的人就得管,不能因为大楼有事儿,整个公司就不管啦,趁乱偷东西的人有的是。再说人是从靳世彦的办公室跳下去的,今天主要应该说说公司对这件事的处理意见,杜绝今后发生类似的事情才是正题。”
    工装车间主任李厚德说:“现在我们基层的领导困难很多。工人病了,不报病假我们违犯公司的考勤制度。报了病假我们就得从别的工人身上挖出钱给病假补。本来咱们公司的工资就不高,挖干活的工人的钱,干活工人有意见,不挖吧,就有可能出现岳世贵的同样事情。”
    接着有好几个车间主任对现有的工资制度发表了反对意见。柴云铎开这个会的中心目的就是想让各个单位管好工人,杜绝工人参与这事儿,可工资制度成了活靶子。最令他气愤的是雷裕喜直接说“人是从靳世彦的办公室跳下去的”,这是柴云铎现在最不愿意听到的话,他把这次自杀的责任直接推给了公司。于是,他对这次会议没了兴趣,草草散了会。
    工会主席魏驰辉一散会就提了一千块,领了几个工会委员到了岳世贵家。他把钱交给岳世贵老伴儿说:“有困难应该早点提出申请。我们这也算马后炮,你应应急。”
    “唉——,俺们咋申请呢?老岳是个倔毛驴,他要知道就给他开四十四块钱,那还咋养病呀,气也气死了。他认认真真在工厂干了一辈子,生活咋困难,他也没向单位伸过手。话又说回来了,你们公司的工会领导不知道我们家情况,俺们也理解。可是,分厂的工会领导他们能不知道吗?有钱没钱有句好话也行,你看看硬把老岳逼死了。今儿早上我去找公司领导,戴眼镜的那个主任说领导开会呢,没见着。”
    “老嫂子,早上领导的确开会,正在讨论岳师傅这个事儿呢。我们工会也只能做到这一点儿,别的我们说了也不算。事情已经出了,别把你自己弄个好歹的。过段时间你再写上一份申请,我们一次最高也就能给你这么多。唉,时间不早了,我们走了。”
岳世贵老伴儿把工会主席等人送出门,正碰上刚刚下班儿的一个年轻工人。他看见是工会的人就蔑视的瞥了一眼,鼻子一哼说:“哼——!人家外国的工会,替工人出头露面的跟资方要权益,你们,人都让人家逼死了,只能送点小钱儿。”
    工会主席魏驰辉听的不对味,回头看了看想回敬几句,被一个工会委员拦住了:“快快,别理他,愤青。”
    “小梁,你别这么说话,人家那么大的领导,还是来送钱的。让人家脸上不好看。”岳世贵老伴儿把小梁推着回了楼道。
    下午,刚到上班时间,岳世贵老伴儿又去了公司。办公室主任见来的就她自己,没有其他人,就用电话请示柴云铎。柴云铎告诉他,就在“信访办”见见死者家属。
    岳世贵老板伴儿在“信访办”的办公室坐了一会儿,柴云铎来了。他的一句话就是:“你们抬着老岳的尸体到办公大楼,还聚集了那么多人,这就是一种闹事儿行为。”
    “那你让我们怎么办?”
    “像这样坐下来谈不是挺好?”
    “那老岳的死,你们准备咋处理呢?”
    “啥事儿也得按制度来。这么说吧,工人在上班儿的路上出了车祸都算工伤,可是在工作时间喝了酒的、有精神病的出了事故不算,自残、自杀的不算,那老岳肯定不能算作工伤。有人说,老岳是从办公室的窗户跳下去的,是逼死的。那就牵涉到刑事犯罪,如果你有证据能证明老岳是被逼死的,你到法院起诉。法院怎样判决我们怎样执行,该赔钱多少我们赔多少,该抓人的我们也得让抓。”
    “照你怎么说给老岳开四十四块钱不算往死路上逼人?因为这事儿,老岳找找领导,他不给个好言语,就不算往死逼人?”
    “领导没给好言语谁听见了?谁能证明?开四十四块钱就跳楼?那农民工干了一年没领到工资,也没见那个跳楼啦。”
    “你这叫领导说的话?要是他靳世彦有句人话,老岳能跳楼吗?照你怎么说农民工个个都跳了楼,你就高兴啦?我告诉你,老岳这事儿你们解决的能说得过去,也就算啦。人死不能复生。要是就这样,我也从楼上跳下去。”气得岳世贵老伴儿哭都哭不出来,只是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淌,甩上门走了。
    “信访办”主任觉着老总的话欠妥,就说:“老总,这岳世贵看病花的五六万块都是借的,至现在没给人家报销,这又连续三个月四十四块的工资。逼急眼了,真的再给咱跳下一个来,那可咋整呀?”
  评论这张
 
阅读(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