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双鹰的博客

见证生活 感悟生活 记录生活

 
 
 

日志

 
 

【原创小说连载】《跳楼事件前后》(十)  

2010-02-28 16:54:19|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正在公司大楼下的人越聚越多的时候,一辆警车开到楼下。从车里下来一个大个子警官,从年龄和着装上看就是个头头儿,后面跟着一个年轻帅气的。人们一下子围上去问:“110,我们打了那么长时间你们才来。这里都逼死人命啦!”
    “大家——!大家!静一静,你们先把死者的遗体抬到太平间去,这样无助于事情的解决。”那个大个子警官登上大楼门口的台阶,向人群喊话。喊完他穿过保安的人墙,进了办公楼。其实,110 接到电话就吩咐派出所的警察来啦,他们一见人这么多,一打听才知道事情不小,就像局里作了汇报。局里的干部们经过商量就让副局长来了。
    这位副局长姓彭,彭局长一进大楼就大声喊:“你们总经理呢!”
    从楼上迎下来的是办公室主任,他一路小碎步,盼星星盼月亮似得搓着手说:“哎吆,可把你们盼来了,我们已经被围了好几个小时了。”
    “这是我们彭局长。”那个年轻警官介绍道
    “把局长都惊动了,真是的。”
    “你们总经理呢?”
    “您往里请。”彭副局长被让进了一个客厅。
    办公室主任一边上烟沏茶一边说:“我们老总这时候还敢待在这儿嘛。这里有他的电话,我给您接通了。”
    办公室主任你起电话拨通了电话:“是我,老总,老总,公安局的彭局长来了。就二个人。噢,...人家要和您通话。哦。”
    办公室主任把电话交给彭局长,彭局长拿起电话就喊话似得:“我说,你们是怎么搞得,给人家开四十四块钱?养活人了,养活耗子都得饿死,人家不跳楼?听意思,你嫌我们人来少了。我告给你,市政府门前的路被上访的人堵了,我们哪来那么多人手。搞房地产的,占了人家的地不给人家安排房子。工人得了癌症给人家开四十四块钱?中央一再强调要搞和谐社会,你们这老总、那老总都在破坏和谐。跟人家好好谈谈,赶快解决。不好谈?我看着帮工人挺好,没把死人抬到市政府。现在还属于劳资纠纷,这事儿闹大了,就是社会矛盾,够你一壶喝的。”
    彭副局长放下电话起身就走。办公室主任忙说:“到中午了,找个饭店招待招待您们几位。”
    “我没那心情。”他头也没回直奔楼下。
    楼下的人们见警察出来了,又围上去你一句我一句地问:“都逼死人了,你们公安的也不管?”
    也有人说:“警察也让人家喂熟了。”
    彭副局长听到了,他提高嗓门儿大声讲:“师傅们,我已经通知你们公司的领导,让他们尽快解决问题。你们这里主事儿的和死者家属商量商量,尽快把死者的遗体安置好,这样无助于问题的解决。”
    彭副局长讲完话挤出人群上车走了,楼下的人们的怒气一下子起来了,他们觉得出了这么大的事儿,总的有人出面解决解决。现在公安都来了,也没见解决问题的意思。有的人说:“看来现在世道变了,这么大的事儿没人管。”
    也有人喊:“干脆冲吧!把保安那帮小子打他个稀里哗啦。”
    李玉昌赶快阻止说:“别,这可不行。打个好歹,咱们有理也变成没理了。”
    柴云铎让彭副局长责备了一顿,心里很不服气。他想:在政企没分开的时候,我起码也是正局级,现在让一个副局就训了一顿,也没有出面把这群人混走,现在那么多人,我出去说不定是啥结果呢?他急得搓着手,在地上绕圈圈儿。
    身后有人安慰他:“老总,别急,现在正是人们情绪不稳的时候。时间拉长了,那些人还能总跟着他们起哄呢?”
    柴云铎觉得也对,拖一拖,可能情绪能好一些。在这种情况下,那些人啥问题也能提出来,啥事儿也能做出来,不如稳一稳再说。
    下午四点多,岳世贵的儿子从北京赶回来,见着父亲的遗体放声大哭。小伙子血气方刚,从路边捡起一根树棍就要往大楼里冲,被众人拦住了。李玉昌让他找找律师,看看通过法律有没有好办法。
   李玉昌在这当中忙前忙后的,早被柴云铎看在眼里。他吩咐人:“这小子在这当中气的作用不小,找个人吓唬吓唬他,别让他顾头不顾尾的瞎闹。”
    楼下的人群一直坚持到天色暗下来,见没人出面解决这个事情,人数渐渐少了。最后公司大楼的门外只剩下了不几个人。
    这时办公室主任从大楼里走出,对岳世贵老伴儿和李玉昌说:“你们先把老岳送进太平间去,这样的气氛下,你让领导咋给你们解决问题呢?到明天你们想在公司解决问题就来公司。想通过法律解决,你们就到法院起诉。但是,你们别把老岳的尸体抬来,那样,我想哪个部门也不会支持你们这样做。再说老岳死了还得受点儿罪,回吧,我给你们叫个车。”
    一会儿功夫,一辆汽车停在老岳身边。岳世贵老伴儿、老王师傅、李玉昌等十几个人稍作商量,无奈地把岳世贵的遗体抬上了汽车,一路送到太平间。看太平房儿的老师傅手头就有香和蜡烛,他们买了一些,给岳世贵点上香和蜡烛,十几个人返到岳世贵家里。
    李玉昌安附师嫂给大伙煮上些方便面,他和大家坐到一起后。老王师傅先开了口:“我想了一下午,咱们不闹出点儿动静来,那帮当官的才不理咱们这一壶,岳世贵就这么白白欺负死了。闹吧,那么多保安,咱们要想上大楼就可能闹出个死伤来,不值。明天世贵儿的小子给我跑律师,跑法院,公开的大张旗鼓的。等那帮逼丫操的以为咱们没事儿了,把保安撤走后,咱们动员他一百人,五十个人也行愿意跟着上去的就行,到时候看热闹的也是咱们的后盾。”
    李玉昌接着说:“到了车间跟人们说清一个道理,岳世贵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必须让公司改变现有的这些对生病工人的工资制度。”
岳世贵老伴儿端上煮好的方便面,大家一边吃一边商讨了一下具体分工。吃完面大家陆续都走了,李玉昌最后一个走的,这是已经过了十二点钟了,路上看不到行人。当他走到一处较黑暗的拐角处,从墙后走出三个人挡住他的去路。一个光头问:“你就是李玉昌?”
    “就是。”
    “别人家死了人,你跟着闹什么?”
    “死的是我师兄。”
    领头的那个光头恶狠狠地,伸手就去抓李玉昌的领子。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