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双鹰的博客

见证生活 感悟生活 记录生活

 
 
 

日志

 
 

【原创小说连载】《跳楼事件前后》(九)  

2010-02-28 16:51:33|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岳世贵动过手术三个多月了,“医保办”没给他报销医疗费。岳世贵到分厂里想找小师弟李玉昌商量商量,看看他有没有办法。他来到分厂才知道,在自己病的这三个月里,每月只开四十四块钱工资。岳世贵气得他的脸色顿时由蜡黄变成铁青,虚弱的身体慢慢地瘫坐了下去。过了一会儿,他打起精神,拽着楼梯扶手,爬上了分厂办公楼,他见分厂厂长就在办公室里,气喘吁吁的问:“靳世彦——!你凭啥给我开这么点儿工资?”
    “老岳,会计给你老伴儿讲得很清楚了。不行让他再给你讲一遍?”
    “我六万多块,六万多块医疗费,还没给我报销呢,工资,工资又给我开上,开上这么一丁点儿,你,你让我的日子怎么过?”
    “医疗费的事儿,你找“医保办”去,我管不了这事儿。”
    “你、你们这是合起伙儿,合起伙儿来,往死整我,老子今天,今天不活了。”岳世贵气得浑身打抖。
    “老岳,你可别诈唬我,这个我见多了。”
    岳世贵平时就驴脾气大,让他这么一说,他真的推来了他身旁的窗户。靳世彦坐在老板椅子上,动也没动的说:“老岳,别拿这个给我看,你逼我也没用。”
    岳世贵找不到不跳的理由啦。血往上涌,拉过跟前的一把椅子,右脚一踏,身子向前一倾,头朝下从三楼窗户栽了下去。靳世彦见岳世贵真的跳下去了,嘴里冒出一句:“真他妈的流年不利。”
    接着他打了120,又拨通了保卫部的电话:“唉,我是金属加工分厂,这里有一个人跳楼自杀了,你们过来处理一下。”
电话里还在问他什么,他也不听了,放下电话整理整理衣服下了楼。楼下岳世贵嘴角上挂着鲜血,静静地躺在地上。身边围着许多工友,打120的,打110的,李玉昌给师嫂子打电话:“嫂子,师兄出事儿了,你快来吧。在分厂楼下。”
靳世彦从楼上下来,从人群缝瞟了一眼岳世贵,匆匆奔向公司大楼,迎面碰上雷裕喜问他:“谁呀?”
   “岳世贵。”
雷裕喜愤怒的两手抓住近视眼的前胸一用力,将他两脚提离了地面。靳世彦尖叫着:“别—!老、老雷,别、别冲动,别别、冲动。”
他说别冲,雷裕喜就不冲动了?他将靳世彦往地上一蹲,猛的一拳戳在靳世彦的心口窝,痛得他差点儿背过气去。雷裕喜飞起又是一脚,被身后的干事们拉住,没有踢扎实,靳世彦乘机逃进公司大楼。
    大家见靳世彦落荒跑了,雷裕喜等人又往分厂的办公楼下赶,120急救车也赶来到。雷裕喜把岳世贵的头扶在自己的胸前,120的医生翻开岳世贵的眼皮看了看,又摸了脖子上脉搏说:“过去了,瞳孔放大,脉搏停滞,身体已经发凉,没有抢救价值,安顿后事吧。”
    李玉昌知道师兄真的没救了,他抱起岳世贵一言不发就向公司大楼走去,半路上岳世贵的老伴儿也来了。早晨起来还好好儿的老伴儿这就没了,她抓住岳世贵的手嚎啕大哭,李玉昌说:“嫂子,哭也没用,咱到公司大楼找他们去。”
    最先到公司总经理办公室的是靳世彦,他把岳世贵跳楼的事一说,总经理柴云铎气得眼里直冒火,用发颤的手,指着靳世彦半天说不出话来:“唉!靳世彦呀,靳世彦,几年前你就嚷着想接替李桥山。看看没一年半,那、那个李玉昌领着一帮工人到公司闹事儿,这、这,赶快走吧!等会儿苦主来了打烂你脑袋......又一条人命,快、快.....”
    柴云铎脑子快,让办公室主任:“赶快打电话,把东门、西门、南门、北门的保安给办公大楼往过拔人手,苦主来了,一旦失控办公室可要弄个乱七八糟。”说完后他急急下了楼,到了办公楼对面的党委、工会、妇联所在的大楼上。
    柴云铎进了面对公司大楼的一间办公室,从窗口观察大楼前的状况。只见李玉昌抱着岳世贵到了大楼门口,他的身后跟着四五百人。后来人越来越多,有的是分厂的工人,也有主业和剥离单位工人。他们有同情和支持岳世贵的,也有看热闹的。
    柴云铎觉着事情可能弄大了,就打电话给保安公司,要求增援。保安公司答应先去三百人,不够再给调,柴云铎这一下安心了许多。他庆幸在股份有限公司成立前,磋商的时候,有的股东提出必须将以前的保卫人员换成保安,当他以保安不熟习公司的运作为名,留下一些过去的保卫人员。现在看雇佣保安是正确的,不然,保卫人员都是这个公司抽调的,他们和这些闹事工人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碰到这么大的事儿,他们的保卫工作就不会很坚决。
    大楼门前开始有二十多个保安把他们拦在外面,李玉昌没准备硬冲,他想和保安们讲道理。后来保安人数越来越多。这时他想往进冲,也冲不进去。雷裕喜远远地看着,干着急没办法,要是在过去,他给手下使个眼色,大家做做样子,就可能把工人们放进去了。现在的保安人员由保安公司管辖,他只有安排工作和监督权。再则这些保安刚刚来公司,他对人员都不熟悉,真的一点儿辙也没有。
    李桥山在咖啡屋的雅间里有事情,约好了包大业在这里商谈。他们刚刚坐下,李桥山接到弟弟的电话,说岳世贵跳楼自杀了。他站起来对包大业说:“老包,我们分厂有个人跳楼自杀了,我得去看看。”
    包大业摆摆手让他坐下说:“人都死了,你去有什么用呢?工人们抬着他的尸体在公司大楼外面闹呢。保安公司派了三百人去增援,闹得厉害还要派人去,你去有什么用呢?”
    “老包,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们银行是你们公司的第二大股东。银行在公司派了一个人,在公司里作副董事长,常住在公司里,有事儿他能不汇报嘛。”
    “唉——,这个岳世贵跳楼多多少少和我有点关系,我对人家有亏欠。”
    “你挪用铜料的事儿就是通过这个人的吧?行,老同学,我没看错你!有人情味儿,一有机会,我以银行的名义出手帮帮他。谈正事儿吧。”
    这时候大楼跟前的人越聚越多。岳世贵的师傅王伟邦听说徒弟被逼死了,来到大楼下,看着这么多人就是进不去,他躲在一旁,想盘谋一个能进大楼的计策。
    一辆警车鸣着警笛,听到办公楼下,人们的气氛顿时紧张来。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