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双鹰的博客

见证生活 感悟生活 记录生活

 
 
 

日志

 
 

【原创小说连载】《跳楼事件前后》(六)  

2010-02-28 16:44:21|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么,在金属加工分厂的库存里有十一吨铜料,被盗五吨应该还有六吨才对。但是分厂被盗的当天就因为没有原料停了产,我想问,另外六吨原料哪里去了?”说话的是刚刚进公司财务部的大学生辛峰,也就是现在人们常说的“八零后”。
    他是刚刚来公司不到两年的大学生,财经本科生。公司的财务微机管理系统就是他和另外几个有经验的会计师搞出来的。一套生产流程微机管理系统正在搞。以后生产班组每日的生产进度,用料情况,设备的完好与修理以及出勤都能在网络中显示。公司的各个部门对生产一线的情况了如指掌,除了一些商业秘密加密以外,公司的每台微机上都能了解到各个部门的情况,对于企业管理有着革命性的意义。
    雷部长他只知道破获盗窃案,他那里知道,里面还牵涉到经济问题,根本没有想到,一时不知如何解释。
这时金属加工分厂厂长李桥山站起来,满面羞愧的说:“那六吨铜料是我挪用了。我保证在一个月之内归账,挪用期间可按贷款利息计算。如涉及到法律,我本人员负法律责任。”
    “本次会议是解决被盗案的,李桥山挪用公司铜料的事情,财务部的职能人员下午对这件事进行具体调查后另行解决。如对上述决定没有异议就散会。”公司总经理柴云铎本来一脸的阴云,这时脸上有了笑容。
    财务部的人们没用什么周折,查清了挪用铜料的当事人、挪用数量、挪用的具体时间。公司撤换了金属加工分厂李桥山的厂长职务,挂回公司人力资源部适情况再行任用,责成其将挪用的六吨铜料近期归还。撤去金属加工厂材料主管岳世贵的主管职务,由继任分厂长安排具体工作。
    李桥山本来怕坐冷板凳,这回他真正坐上了冷板凳。他不怨别人,都怪自己,还连累了岳世贵,使他有些不安。
    金属加工分厂分管生产的副厂长靳世彦,接替了李桥山厂长的职务。靳世彦在这个岗位上干副职已经好多年了。上一届公司领导就有意让他接替李桥山,无奈的是李桥山实在优秀,干得无懈可击。这一次李桥山失足落马,给了靳世彦一个绝好的机会。
    靳世彦把岳世贵一噜到底,在材料组当了运搬工。岗位工资由一千六降到七百五,还嘱咐人对他进行专门考核,迟到、早退、在厂房内抽烟都在考核范围内。因为在靳世彦当副厂长的时候,岳世贵就没尿过他那一壶。他要正规办事儿还行,要是不符合规定,那就得李桥山批了条子才行。
    分厂里的工人对岳世贵也是一肚子的怨气,经常放点儿冷话让他听,时不时给他出点儿难题。他的师兄师弟劝他调个单位,可他就是不走。要不人们叫他“岳驴子”,就是倔。
    金属加工分厂没了李桥山,以前的协作单位都丢了。靳世彦也没有能力找更多的项目回来,即便找到了活儿,挣钱的时候少,赔钱的时候多,是不是他从中捞取了好处,也未可知。总之,分厂的效益一落千丈,工人的工资一降再降,分厂里的上上下下怨声一片。
    岳世贵的儿子正上大学。孩子上高中那几年已经把家里的积蓄掏的差不多了,这工资一降来,他真有点儿供不起了。一年过来,他看上去显得有些苍老,眼也花了,反应也迟钝了,经常闹胃疼,一疼起来满头的汗珠子。老婆、师兄师弟,还有他师傅劝他到医院好好检查检查。岳世贵一辈子没去过几次医院,他不信就个胃疼能把他咋底了。二来他哪里有钱做这个检查,那个检查呢。
    前些日子,学校要开学了,岳世贵就是凑不够孩子的学费。岳世贵的师傅王伟邦给他拿来五千块钱说:“应应急,不够师傅再给拿,俺老两口子没个大用钱处。我那两个鳖犊子,你也知道,都当上爷爷了,用不着我了。”
    王伟邦老师傅大连人,二十五、六岁来从大连来这个厂子,今年已是八十出头的人了。一米八五的东北大汉,身体依然硬朗,声音洪亮,大连口音没改多少。在岳世贵最困难的时候老爷子又出手帮他,他的眼泪扑簌簌地流下来了。这大概是岳世贵成年以后第一次落泪。
    岳世贵给老王师傅当徒弟的时候,他刚刚从农村来,他穿着对襟棉袄,大裆裤子,车间人没一个能瞧得起他的。老王师傅是“护犊子”出了名的,尽管他寒酸,但没有一个人敢为难他。在他没成家的那几年,因为他父母不在身边,逢年过节,王师傅总要把他请到家里一起过,就连岳世贵的  老乡雷裕喜都羡慕不已。所以,岳世贵对师傅的尊敬如同父亲。
    生活拮据不是岳世贵一个人,分厂的工人都一样。岳世贵的师弟李玉昌是老王师傅带的最后一个徒弟,他在工人们中间提出一个说法:“工人干不出活儿、干不好活儿是咱工人的错,挨过扣也挨过罚。那么干部揽不上活儿,工人没饭吃就是干部的错。”
    在他的鼓动下,分厂有一百五十号工人到了公司大楼里要求见总经理。人多必然势众,公司总经理没有出来接待这些工人,但让办公室主任告诉他们,这个月主业的活儿向分厂倾斜。
    李玉昌这么一闹腾,公司给分厂分拨了一批任务。任务有了,这些活儿他们分厂以前干过,过去的工装现在应该还在,可是现任的材料主管和设备组组长就是找不着。眼看着活儿在那儿堆着,就是没法开工,工人们想起了岳世贵。这些工人们都说过岳世贵的风凉话,没人敢向他开口,就催着  李玉昌:“和你师兄说说,他一定能找着。”
    李玉昌来找岳世贵,岳世贵也没推托:“那还不行,不过一年多了,咱找找看。”
    没用一上午时间,岳世贵从被压埋在堆砌像小山一样的各种工装里找着了。工人们都忙着安装工装呢,岳世贵手扶着仓库的墙壁,大大吐了两口血,猝倒在安全道上。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