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双鹰的博客

见证生活 感悟生活 记录生活

 
 
 

日志

 
 

【原创小说连载】《跳楼事件前后》(五)  

2010-02-28 16:42:10|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雷裕喜参加这次破获凶杀案,他才刚刚二十岁出头。在排查中,他不是跟在公安后头,为某个年龄段的人按按手印,他进那一家,都注意观察人家的表情和家里的摆设。
    他参加摸排的当天,他和公安走进一户人家时,发现在他们进门处的灯绳上,有一小段地方,密密地落着好几个苍蝇。他轰了一下,不一会儿苍蝇又落得密密的。摸排程序走完,出了这家门后,他把这一情况告诉了公安。公安的人又返回那家,谎称按完手印后还得签字。在这过程中,公安人员也发现的确如此。当天晚上此案告破。公安要求工厂给予表扬。工厂不仅表扬了雷裕喜,还把他调入了保卫科。
     雷裕喜进了保卫科如鱼得水,多次立功受奖。级别也由班长、队长、科长。现在是部长,就今天这个案子对于雷裕喜,可以说是小菜一碟。他们把巩赫陵领进办公室,让他坐在椅子上,他轻轻说了声:“吵什么?小姚,给我到他家里,把他所有穿过的鞋,都给我拿到这儿来。”
他又说:“我问你,天车工每天下班儿后,要把操作室和上天车的梯子打扫干净。对吧?”
    “是呀。”
    “那好,待一会儿你的鞋拿来了,看一看你的脚印留没留在天车上。打扫的干干净净地地面,脚印也就看的清清楚楚,对吧?”雷裕喜说到这里,巩赫陵脸色土灰。
    “我说小巩,你别跟我玩儿花招,没用。你早说了,就免得弟兄们辛苦,我们呢也替你讲几句好话。能不蹲大狱就不蹲,能不开除公职的就不开除。要是证据确凿了,你还不说,咱就通过公安,到时候想替你说好话也难了。何况你从中能得到多大利益,替别人死扛着?”
    “我说。”
    原来,李桥河、巩赫陵和门卫队长尚天舒是老同学。那天哥仨一起喝酒,李桥河说起他正为缺料犯愁,巩赫陵说:“我们分厂库房里有不少铜料。”
    尚天舒就说:“能搞出来就搞出来,出大门我包了。”
    巩赫陵也说:“用天车那是我的事儿,把陈蹦蹦儿叫上,他有辆汽车,跟他说说不就全齐了。”
    李桥河说:“能不让蹦蹦儿知道尽量不让他知道。把他的车借一借就行。汽车我开,就是那下夜的咋办了呢?”
    巩赫陵说:“就那下夜的老马呀,他在外面还有一份活儿呢,每天最早也得十点去。分厂晚上有几组加班,一般八点钟以前总回去了。我们有近二个小时的时间足够了。”
    这天晚上巩赫陵也加班儿,干活儿人都走了,他给等在外面的李桥河打了个电话,车就开进了厂房。由于偷人的活计,吊具也不可能准备的那么配套,本以为用不了多长时间的活儿,两个小时都有点紧张。库房里的铜料和废铜都装上了汽车,李桥河把车开到一个较远的地方,等着巩赫陵关那两扇大门。就在这个时候,下夜的老马来了,从公司门外一进来就看见了巩赫陵。
    不过老马见他身穿工作服,手里什么东西也没拿,就以为他是刚刚下夜班的人员,也没同他打招呼,自己到厂房检查了一下门窗,回值班室睡觉去了。
    雷部长把李桥河、尚天舒也叫来询问,口径基本一致,没有一句牵扯到李桥山,他心里多少有些舒坦。这几个都是该教训货,不过尚天舒是公司老总的姨表兄弟。这个案子报公安局,还是本公司自己处理,真不好办。还是听听老总的意见。
    公司总经理姓柴,叫柴云铎,名牌大学毕业,高材生。今天本来要到外面办事,九点钟的时候,有人说金属加工分厂出了盗窃案,他想看看究竟案情有多大,就留到中午,快下中午班儿的时候,雷裕喜把调查的结果拿到他办公室。他大致看了看见尚天舒涉案很深,并有在大门监控器上,做手脚的行为,气得他把报告往写字台上一摔,骂道:“这个鳖犊子,报到公安局去,判他个十年八年的。......”
    雷部长见老总在气头上,他也吱声。他等老总那股气劲过去了,就给老总递上一根烟说:“您说的对,这帮小子,那个都欠收拾,不给他们点儿厉害今后不都反天呀。唉,不过尚天舒的妈脑血栓刚有点起色,这么一折腾,老太太经得住嘛?当孩子的,一点也不替老人们考虑考虑。”
    “他妈的情况你了解?”老总语气平和了。
    “尚天舒,那是我的兵,我能不了解。这个事儿我也有点儿责任。当时给他跟前派个硬人,他也就不敢这样胡作非为了。不管怎样,东西还能如数追回,基本没有损失,我看用不着报公安了。公司硬硬给他们个处分,多多罚点钱。也算救他妈一命,您说呢?”
    “唉——!我妈死的早,我这二姨也没少拉扯我,要是光尚天舒这混小子,管不管都无所谓。这真是的,就算我落你个大人情。”
    “老总说的哪里话,谁想看着老太太有个好歹的。那我就这么办了。”
    雷裕喜不得很违心的办这件事,心里一阵一阵的酸楚,但他要保住自己的这个位子。
    第三天,公司开了一个扩大会议,会议上,雷部长把这次盗窃案件一一作了叙述。并讲:“这个案件性质非常严重,但由于当事人坦白非常主动,被盗物品没有遭受损失。本着惩前毖后的原则,给相关三人开除公司职务,留岗查看一年的处分。李桥河罚款三万,尚天舒罚款两万。巩赫陵罚款一万。并在处分未解除之前,每人的工资按本市最低工资发放,若在处分期内再有过失,不再留用。”
    在雷部长宣布决定后,台下议论纷纷,有的说处分的不轻,有人说处理过轻。忽然,有一个人站起来说:“雷部长刚才说,金属加工分厂被盗走五吨铜料和三吨费铜料,对吧?”
    “对,就是这个数字。”雷部长回答。
    “那么,在金属加工分厂的库存里有十一吨铜料,被盗五吨应该还有六吨才对。但是分厂被盗的当天就因为没有原料停了产,我想问,另外六吨原料哪里去了?”说话的是刚刚进公司财务的大学生。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